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通往心灵自由的老来读书路  

2014-08-25 07:4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往心灵自由的老来读书路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有朋友问,退休几年了,感觉如何?我笑道,好啊,最大的好是自由了。当然,不仅仅是行动的自由,想到哪里去走走就可以到哪里去走走,还有种自由叫阅读的自由,想看什么就可以看什么,不想看什么就可以不看什么,比如那些重要讲话、政府报告,宣传部门隆重推荐的出版物等等,没有谁再来规定你必须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了。


没事的时候,可以去书店翻翻拣拣,有机会到香港台湾书店的话,或许会有些意外之喜,淘到一本有意思的书,够你享用好一阵子。下雨天或者天气炎热,可以呆在家里去网上书店逛逛,见到中意的,鼠标一点,几天就送到家里来了。就赖在网上看,也没人管你,网络上奇谈怪论多,让人拍案叫绝的妙文亦不少。


有位长沙老同学,经常把他读过的好网站好博客发给我分享,千里之遥瞬间即达。网络真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给喜欢读书的退休老头们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这让我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该好好读书的年纪,却撞上那个禁锢的年代。一般人家的书柜里除了《红宝书》、《雷锋日记》、《红旗飘飘》之类,难得找到更多的藏书。这让那时的少年普遍患上阅读饥渴症,钻山打洞到处找书来读,可惜能找到的课外书十分有限。于是,谁弄到本《封神演义》、《林海雪原》什么的,大家就会迫不及待地轮候起来。记得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轮到我手上时,既没了开头也没了结尾——传的人太多,弄得缺胳膊少腿了。


中学同学Y,父亲是省社科院的研究员,不知怎么搞来了几本外国小说,而且是保存得很好的版本,几位相好的同学就躲在家里没日没夜地读起来。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雨果的《笑面人》等,都是那个年代从Y同学那里借来读的。


如今社会进步了,出版界相对宽松,书店里琳琅满目,选择什么样的书来读,就变得十分重要。这就需要睁大眼睛,放出眼光,找到那些真正的好书来读,才不致枉费了这宝贵的好时光,毕竟吾生有涯而知也无涯,更重要的是,好书引领你挣脱枷锁,独立思考,重获心灵自由,坏书则会误导你昏昏然,稀里糊涂踏上精神奴役之路。


什么是好书?台湾作家傅月庵有段妙语说,书有几种,有的看了爽,爽过就忘了,像好莱坞的电影,感官刺激十足;有的看了想,想很久忘不了,像初恋的情人;最有趣的一种,因为启发性,边读边爽,事后还老想。这种书无以譬之且十分难得,无论文学还是非文学。写得出这种痛快淋漓又发人深思的书,绝对是高人,能够把握纷繁现象背后的本质,一针见血,入木三分,看得清抓得准还敢于说。这种人火眼金睛,侠肝义胆,不容易被肉食者忽悠。


例如,袁伟时的《昨天的中国》、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杨继绳的《墓碑》、刘瑜的《民主的细节》、梁文道的《常识》、李江琳的《当铁鸟在天空飞翔》、汪介之的《伏尔加河的呻吟》、周濂的《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兰德尔·彼特沃克的《弯曲的脊梁》……读这样的书,你就是在倾听一位位智者关于历史政治、关于世道人心清醒而理性的言说。诸如此类的好书读得多了,你自然也会慢慢地变得清醒和明白起来。


再如,前几年才在国内出版的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的《1984》。这部描写极权主义乌托邦的小说,被誉为20世纪影响最为深远的世界文学经典,译成了65种语言,风靡全球,总销量超过5000万册。这部意在抨击斯大林野蛮残暴统治的政治讽喻小说,据说作者只是想搞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在经历了无数生命被愚昧所戕害的漫漫黑夜,遍体鳞伤地迈进科学民主蒸蒸日上的二十世纪后,更极端更黑暗的极权主义还会大行其道?


事实上,盛极一时的那个北方极权主义一直备受质疑,只是它绚丽的红色外衣让人难以看清它的本质,但再好的把戏也不能久玩,勉强维持到八十年代末,貌似强大无比的红色阵营终于轰然倒下,化成一缕青烟,成为历史学家们一个沉重的话题——人类社会为此付出了怎样惨痛的代价?


这让我想起少年时代,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摘录的一段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而为而羞愧;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小说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奋斗的一生,以及这段脍炙人口的名言,曾经让无数中国青少年热血沸腾,将其引为崇拜偶像,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伟大的事业中去,并深信自己在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


然而,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作者奥特洛夫斯基临终之际,还有另一番沉痛感慨:我们所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奥斯特洛夫斯基12岁开始做工,15岁上战场杀敌,16岁身受重伤,27岁全身瘫痪,32岁溘然长逝。在他短暂的人生历程中,既是勇敢的战士,又是伟大的作家,他光荣的名字传遍广袤的苏联大地。但是,他也曾拒绝对白军开枪,被押上苏维埃的法庭受审;他反对斯大林的肃反运动,一些曾经与他并肩杀敌、交情深厚的战友,也没有逃过惨遭虐杀的厄运,这对于身陷重疾的他,不啻沉重的打击。依他耿介的性格,他不会选择沉默。他的挚友萨尔达托夫说,他太率直了,如果他不在1936年病逝,迟早会有人“帮助”他结束生命。 
   

如此说来,事实上,钢铁最终并没有炼成!当然,奥斯特洛夫斯基不会为此遗憾,他或许应该庆幸才是——因为这让他与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能够欣慰地说,他最终挣脱了精神锁链,重新获得了灵魂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