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长沙六月访旧之五  

2013-07-21 21:2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橘子洲上新建的巨型伟人头像长沙六月怀旧之五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还是十几年前去过橘子洲的,据说上面建了个巨型伟人头。回广州前便去瞻仰了一番。这是毛氏青年时期的头像,面朝东南方,眉头微蹙,眼神迷茫,又有些忧郁。我仰视着山峰样的伟人头,感觉自己变得卑微起来。面对高山大海我也会有这样的感觉,不过,那是对自然力量的一种敬畏,不同于伟人头下的这种压迫感。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巨无霸呢?我想,设计者或许想告诉人们:三十多年前,伟人的头颅曾经就这么彪悍,以至于全国人民每天早请示晚汇报,山呼万岁,手擎小红书,赌咒发誓,一辈子读他的书,听他的话,按他的旨意活……那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年代。


从橘洲回来,沿五一路东行,还可以看到著名的长沙地标——火车站大楼上那支冲天火炬。传说,文革期间筹建新车站的时候,市革委会对火炬的朝向争论激烈。湖南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火炬的政治意蕴非同小可,头头们因此纠结万分:向东吧,岂不是西风压倒了东风?朝西吧,又有向往腐朽资本主义之嫌;北方是苏联修正主义的地盘,南边隔海有万恶的国民党反动派,火炬当然绝对不能倒向那边去。最后的决定是:火炬既不能向东也不能向西,既不能向南也不能向北。于是,长沙车站便竖起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冲天火炬,成为脑残年代长沙城的著名景观。不过,几十年过去了,车站周边高楼林立,夹在其中的冲天火炬不再引人注目,倒显得有些局促起来。

 

         十一

端着一碗臭豆腐坐在路边台阶,对面那条小巷子曾多次来到我梦中,但它现在正被一栋巨大的商住楼所吞噬长沙六月怀旧之五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清早,知青朋友Y君打来电话,说带我们去吃早餐,问想吃点什么。妻子便说,去杨裕兴吧。杨裕兴是长沙的老字号面馆,酸辣面、排骨面、三鲜面,想起来就口水直流。长沙的特色美食不少,除了杨裕兴的面,还有双燕的馄饨,德园的包子,向群的锅贴、甜酒冲蛋,火宫殿则是集特色小吃大成的百年老店。提起这些店铺无人不晓,对于离开长沙多年的人尤感亲切。不过,那天早晨的酸辣排骨面,却让我大失所望。浮在碗里那层红艳艳的油汤,瞧着就让人冒汗,喝起来除了辣还是辣,完全不是记忆中的鲜美汤面了。


大失所望的还有著名的臭豆腐。在长沙的十几天里,我尝过好几家的臭豆腐,包括火宫殿在内,却遗憾地发现,没有一家能够保有以前那种闻起来“臭”咬起来鲜美无比的“臭味”,这让我大为困惑,臭豆腐工艺难不成失传了吗?直到在南门口巧遇一老师傅才明白个中奥秘。老师傅据称在火宫殿做了一辈子臭豆腐,我便请教为什么臭豆腐不“臭”了?他于是透露了一个行业秘密:现在做臭豆腐讲究健康,少了种添加剂——硫酸亚铁,所以……。


想念已久的德园包子也名存实亡了!离开长沙那天,我和妻子兴致勃勃地跑到德园,准备装上两旅行袋的肉包子回广州去给亲朋戚友分享。因为前面的经验,妻子建议先尝两个试试。没想到两个包子咬到嘴里,我们如当头浇了瓢凉水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在众食客疑惑不解的眼光里,我和妻子向服务员一再表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提着两个空袋子仓皇而逃。

 

           十二

从岳麓山远眺长沙城,曾经非常熟悉的城市变得有些陌生长沙六月怀旧之五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人老了,便会有些恋旧。恋旧的对象很多,比如,孩提时享用过的那些美味小吃,那是食物匮乏的日子里难得的味觉享受,记忆尤其的美好深刻。我对杨裕兴最早的记忆大概在十来岁的时候。记得有个星期天,父亲宣布中午去杨裕兴吃面。这让我们兄弟几个欢呼雀跃不已。在母亲督促我们穿戴整齐后,全家人才郑重其事地出了门,那情景仿佛是去出席一个什么盛大宴席。半个世纪过去了,儿时的美味早已不复当初,美好的记忆却永远留在了心间。


少年伙伴,则是青涩岁月的见证人。他们能唤起你对少年时光的记忆,不管当年发生了怎样的情况,数十年后的相聚都是温馨而有趣的事情。与他们重建联系让我非常开心,也让我对青春岁月的怀想变得生动而真实。那天下午推开X的家门,虽然多年没有见面,他似乎并不觉得突兀,就像昨天还在一起。早已忘却的那些少年往事也突然涌上我脑海,让人感叹人类记忆机制的神奇。


人老了,操心的事情少了,“我从哪里来?”这样的疑问便开始在脑子里盘旋。于是,乡下那座老房子、城里的某条小巷就会时常来到我们的睡梦中。不过,现在城乡的变迁实在太厉害,以至于我们常常面对着陌生的故乡怅然若失。这让我对那些风景如画的欧洲小镇羡慕不已,那里的人们多年后返回故乡,很容易就能找到祖辈们居住过的老房子、摸过鱼的小河汊,然后可以骄傲地告诉孩子们说:瞧,这就是你爷爷童年嬉戏玩耍的地方……

 

当然,“我从哪里来?”,最先想到的还是父母,因为是他们赐予我们生命。当我们步入暮年的时候,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怀会愈益强烈。回老家给母亲扫墓,是我和妻子这次返长的重要行程。没想到那天突然下起雨来,雷声滚滚,越下越大,直到我们浑身湿透。或许是母亲见到久未归来的游子喜极而泣,泪飞顿作倾盆雨。神奇的是祭奠刚结束,大雨就应声而止,清风徐徐而来,白鹭翩翩而至。雨后的小山村,美得如同世外桃源。更神奇的是,尽管淋得像落汤鸡,全身没一根干纱,我和妻子竟然没有感冒。可见,母亲的慈辉无时不在照耀着她的子孙呢!


 美丽而宁静的小山村是我的祖居地长沙六月怀旧之五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