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哦,良家寨  

2013-11-23 13: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良家寨是广西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从永福县城坐班车去,二十六公里的路程。虽然路况不好颠簸得厉害,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下了公路,眼前一片开阔的原野,远远望去,山坡上隐约有些房子和炊烟,那就是妻的祖居地良家寨了。二十多年前,陪岳母和妻子女儿来过,这次陪妻和她大哥回乡扫墓是第二次造访这个寨子了。

远处隐约可见的白墙红瓦就是良家寨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往山里走,良家寨便慢慢地清晰起来,妻和大哥显得有些兴奋,因为他们又看到了那座碉楼。一百年来,走在这条小路上的人,最先看到的总是那座高高耸立的三层碉楼——那便是妻家的韦氏祖屋——没想到今天依然如此,尽管良家寨早已物是人非,新建农家小楼满山坡都是。

百年碉楼矗立在良家寨村口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碉楼是妻的曾祖父所建,具体什么年月无从考察,只从曾祖父的墓碑铭文上得知老人家1866年生人,七十二岁故去,推知碉楼应该是个百来年的老宅了。曾祖父读过几年私塾,年轻时从军当过清军低级官员,解甲归田后娶妻生子,种田外还开了个油榨坊,自己烧砖烧瓦,不知什么时候建起了这座碉楼。碉楼立在村口最佳位置,高高在上,俯瞰着一大片原野,成为良家寨的标志性建筑,方圆百里谁都知道这座三层的韦氏碉楼。

碉楼里的天井苔痕斑驳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鸦片战争失败后,晚清兴起洋务运动,北方办起不少新式学堂。曾祖父见过一些世面,知道读书改变命运的道理,于是把小儿子送到南京去学测绘,大儿子老实憨厚则留在身边支撑门户。小儿子测绘学堂毕业,已是民国肇始,他跟父亲一样从了军,做了几年桂系军队的测绘兵,军阀混战中侥幸保住性命,随后遵父命回乡务农成家。但曾祖父没几年就驾鹤西去,碉楼于是成了兄弟两家的栖身之所。兄长是妻的祖父,弟弟就是妻的叔公了。


叔公回乡后,用积攒的银元添置了些田地,加上精明能干会经营,到中共建政土改之前,名下有了几十亩稻田,田多孩子小,劳动力不够,自然要请人帮手,按工作组的说法,就产生了剥削,于是划了个地主成分,属于他一家的半边碉楼被没收,几户穷苦人家欢天喜地搬了进来,叔公一家则被赶到破败的茅草房里去。


祖父生性老实本分,十几年就守着曾祖父留下的那几亩地过日子,土改时便只划了个中农。不过,土改后没有几年,祖父一家也自行离开碉楼,几经辗转最后来到湖南省会长沙定居,成为城里人。命运的改变,是因为他的大儿子——妻的父亲,遵从了叔公的教诲,好好读书才能走出大山。岳父从小聪颖好学,成绩优异,靠奖学金读到高中毕业,1947秋季同时收到三所大学录取通知,他选择了给他全额奖学金的广西大学机械系,1951年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于是将一家人带出了广西大山。

碉楼从此沦为五六户穷苦人家的大杂院。这些人家虽然住进了“豪宅”,却似乎总是摆脱不了贫困的命运,土改后二十几年,碉楼里的人家依然家陡四壁,一贫如洗。当然,更悲苦的是叔公一家,五六十年代,他的两个儿子尚未成年,作为地主分子和狗崽子,历次政治运动在他们心灵刻下了痛苦的记忆。

建于九十年代的小院,男主人是镇政府退休干部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建于七八十年代的土墙瓦房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年近七十的堂叔(叔公大儿子)陪同我们扫墓时说,每逢生产队要开大会,他父亲便惊恐万分。说起来,叔公是枪林弹雨、死尸堆里爬出来的人,什么恐怖场面没见过。可要他在自己的家乡,当着儿女的面跪倒在别人脚下,该是何等的屈辱,何况这是一个读过古书,有过军旅经历的人。生产队每次安排布置完农活,准备讲其他什么的时候,总是要叫叔公一家先退场,于是叔公一家人佝偻着身子,在鄙夷的目光中匆匆而去。那种尴尬苦涩让堂叔至今心有余悸。即使荒无人烟的山坡上,只有山风轻轻刮过,他仍然习惯性地压抑着嗓子,唯恐有人偷听到了他的诉说。


叔公和叔奶是六十年代初大饥荒中身染沉疴故去的——所谓沉疴是那个年代才有的极度营养不良所致的“水肿病”:全身蜡黄浮肿,直至通体透亮,一按一个洞……两个尚未成年的堂叔于是成了孤儿,而且是地主崽子孤儿,其生存状况可能是今天无法想象的。


直到改革开放后,在长沙堂兄堂嫂(妻的父母)援助下,两兄弟才盖起几间土砖房,娶妻生子,慢慢地日子才有了转机。或许是老祖宗勤劳聪慧的基因苏醒了,当然更重要的是社会的开放和宽松,两个堂叔成了良家寨最勤劳,最敢于大胆尝试的人,自然也成了良家寨最先富裕起来的人家。他们的儿女也继承了父辈的秉性,聪明而努力,有的开金刚石加工厂做起了小老板,有的大学毕业成了高级工程师,有的做生意年收入上百万。孩子们先后离开良家寨,走上了同父辈完全不同的人生路。

村民新居,房主人是妻的小堂叔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这栋房子造型别致,房主人是妻的大堂叔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良家寨也变得生气勃勃。一栋栋新楼拔地而起,代替了低矮老旧的土砖瓦房。两个堂叔的新楼最为气派,引人注目。随便走进哪户村民新居,城里人常用的家用电器一样不少,电视、冰箱、洗衣机,厨房里煤气炉、电磁炉、微波炉什么都有。哪天你想用柴火烧菜,柴火灶也保留在那里了——山里人勤快干柴堆满了房前屋后。村里人已不再养牛,农活大都机械化了;养猪的也很少,隔几天就会有人吆喝着来卖猪肉。鸡鸭当然是要养一些的,就养在田野里,自个儿早出晚归十分省事。黄泥小径都铺上了水泥,平整而洁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了暮归的老牛,满眼青山抱新楼,更让人心情舒畅。

村民新居的陈设与城里差不多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良家寨大白天也十分宁静。年轻人大都到城里去了,留守的中老年人想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人来教训你限制你。于是有的种水稻,有的种果树,有的养蚕,有的跑运输,有的开养鸡场。种田不再缴公粮,政府还有补贴。堂叔高兴地说,如今可能是良家寨有史以来最舒心的日子了。村民们呼吸的是清新的空气,喝的是山里引来的沁凉的矿泉水,吃的是自己种的农家蔬菜、田野里放养的鸡鸭;城里人有的他们都不缺,城市生活不再让他们向往。我感叹道,现在是轮到城里人羡慕你们乡下人了啊!你们几十万就能盖个几百平米的独体别墅,城里人一辈子的积蓄还买不起一套百把平米的房子呢!

漫山遍野的橘子树,三年就开始挂果了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收割过后的田畴上鸡鸭成群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第三天早晨踏上归程,走出很远,妻子和大哥仍然频频回头遥望,阳光照耀下的良家寨显得格外清新。别致的农家新楼雨后春笋般耸立着,那座百年碉楼看起来是有些老迈了,但在新楼的簇拥下,依然威风不倒,气度不凡,见证着良家寨百年来的沧桑和苦难。


——哦,再见了,良家寨!再见了,百年碉楼!我暗自祈祷:愿强征、强拆、强迁和污染永远不要降临这个宁静的山村!让百年碉楼永远屹立在良家寨,继续见证这个世界的变化和进步吧!

最后再回头眺望一下藏在大山里的良家寨

 哦,良家寨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祖的长孙(妻的父亲)与其兄弟携手出资已将碉楼产权收回;前不久,永福县文物部门已派人来拍照存档,将韦氏碉楼纳入了县级文物保护名单。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