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一地鸡毛禁补令  

2012-04-01 06:27:14|  分类: 督学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督学手记之二十五

周五下午,接到省厅电话,说珠三角某城市几所示范高中,有人投诉违规补课,但当地教育部门查过,称没有发现有学校节假日补课,如有定当严肃处理什么的……然后责我明日(周六)前往暗访,查个究竟回来。

 

第二天清早,我长驱一百多公里,来到第一所示范高中,见校门洞开,便对门卫扬扬手,大步走了进去,傻傻的保安连忙走出岗亭迎候。绕过气派的行政大楼,眼前赫然出现数百辆自行车——还说没有补课,这不是明证么?我掏出相机迅速取证。走上楼去,才发现是高三的,课桌上堆着高高的备考资料,几乎看不到学生的脑袋,教室里很安静,老师的身影在晃动。高三补课当然是允许的,但有没有收费呢?

 

办公室里正好有个女老师,我便打听下课还有多久,说要找个学生什么的,同她聊了起来。女老师告诉我,补课是不能收学生钱的,每节课学校发20元津贴。我说那太对不住老师了,以后这些事交给我们家长来做吧。我又问,高二可否一起补一补呢?女老师说,高一高二是禁止补课的,学校让他们自己去社会上的培训机构……

 

在第二所学校大门外,正好遇到几个背书包的学生往外走,拦住一问,高二的,正要去外面的补习社上课。学校这么好的条件,到外面去补课干什么?我明知故问,引发学生一肚子牢骚:上面不让学校补嘛,老师介绍我们去外面补,老师还是原来的老师,补课费倒是翻了几番!没有硬性规定都要去吧?我惊讶地问。那当然,学生苦笑道,自愿呢!可你能不去吗?敢不去吗?……

 

第三所示范高中大门紧闭,我敲敲门岗的窗户说:孩子是高二的,在学校补课,忘了带复习资料……哈哈!保安笑道,高一高二这周开始不补课了,小孩子骗你啦!……这个家伙!也学会讲假话了,跑到哪里玩去了呢?我嘟囔着往里走,东张西望转了一圈——显而易见,学校已截获相关情报,果断采取了措施。

……

 

第五所学校是老牌重点高中,赶到学校门口已近午饭时分。我故伎重演,在门岗亭等放学的孩子回家。从保安口中得知,该校高三,周六周日补课一天半;高一、高二,周六回校自习一天,没有老师上课,学生秩序良好。重点高中嘛,学生很自觉的啦!保安自豪地说。下课铃声响了,数千学生从几栋教学楼蜂拥而出,有些不在学校就餐的学生往外走,我便跟住几个高一学生边走边聊,证实保安所言不假,周六回校自习的班级,老师只在走廊巡视,这当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补课,却剥夺了学生本来可以自由支配的一天。

 

下午回广州的路上,我为如何报告暗访结果纠结起来:经逐校实地核查,发现各示范高中皆能创造性遵守省厅“禁补令”,既没有触犯“禁补令”相关规定,又能够一如既往全方位掌控学生的时间空间,促使学生从高一起就义无反顾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备考中来……

 

这样讲恐怕会造成误解,干脆直说:在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指导下,各学校积极整改,有的暂时停止了违规补课行为;有的与校外机构合作,收费虽然高了一些,但不是学校收钱,与学校没有神马关系;有的虽然周六把学生关在教室里,但老师没有上讲台,这当然也不能算违规补了课……

 

这样似乎又有袒护之嫌,琢磨来琢磨去,觉得化繁为简,委婉含蓄点好,干脆就:“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不过,又好像忽悠领导了……

 

其实,省厅“禁补”不可谓不严厉,前不久还查处了几所违规学校,通报处罚了几位顶风作案的校长呢!校长们为什么如此痴迷节假日补课,像荷尔蒙亢奋的少年,什么都难以隔断其对异性的念想和冲动,如偷食了鸦片的汉子,怎么都阻止不了他对毒品的疯狂追求——或许,高考分数就是让校长们屡屡犯禁的荷尔蒙,升学率就是使他们欲罢不能的鸦片吧!

 

仅仅盯着校长当然是不公平的,同样荷尔蒙冲动、满脑子鸦片迷思的还有教育局的官员们、各级党委政府的主官们。我曾听到一位县长对治下重点高中的校长说:学校建得好不好是我的责任,学校办得好不好是你的责任,今年的高考怎么样?升学率不会比去年低吧?……有一年,高考成绩揭晓后,广州市的教育局长去市委汇报,一本上线率、二本上线率、总上线率等等上线率,以及总分600分的多少、700分的多少、800分的多少都汇报完了,市委书记就问,没有啦?局长说没有了。书记皱起眉头:800分的好像比去年少了几个哦!局长便大囧。

 

以为补课疯的源头在政府当然也是不妥的,政府投巨资办教育,就是要“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人民满不满意,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升学率,升学率下降了,人民肯定不满意,人大政协就会有重要议案提交,甚至问责政府首脑。如此追究起来,补课之祸岂不是归罪到了人民头上,那当然是更不公平的了,因为人民不过是制度的产物,人民的很多奇怪的想法,无不是体制和环境作用的结果。比如父母既不是龙也不是凤,却逼着孩子成龙成凤,让小小读书郎拿不到双百就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比如全家宁肯喝西北风也要把孩子塞到收费昂贵的重点学校去;比如家里有个高三学生,全家人会变得神经兮兮,走路都要踮起脚尖,唯恐惊扰了孩子的大学梦……

 

在漫长的传统专制社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有资源都聚集在上层社会,匍匐在社会底层艰辛度日的人民,或许早已习惯于没有尊严的生存,但对尊严的渴望从来没有熄灭过,高考则提供了这种可能——让孩子们通过高考出人头地,获取体面的社会地位以及相应的社会资源,是中国的父母们最重要的人生追求。谁不想做体面的精英栋梁呢?虽然有歌星唱过一首《小草之歌》,说愿意做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什么的,但那个曲调分明凄惨哀婉得很,让人心生无限伤感和悲悯,很可能是缺少阳光雨露难以长大成材,只好苟且姑且做棵小草也罢的一种哀鸣吧。

 

什么时候,我们这个社会,做个普通人也能过上比较舒坦的日子,也能享有起码的保障和尊严呢?普通人好做了,做小草也亏不到哪里去了,家长们对孩子的未来就不至于那么忧心忡忡,不致于刚刚出生的孩子就担心输在起跑线上,从此陷入长达十几年的焦虑和恐惧……

 

很快就要到广州了,还没有琢磨好怎么报告暗访的结果。只觉得喊了几十年的“减负”,下了无数道的“禁补令”,我们的教育依然乱象丛生,孩子们还是不能拥有一个能够自由支配的周末,真的让人有些沮丧。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