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我的大提琴教师(下)  

2012-03-17 21:1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提琴教师(下)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我的第四任大提琴老师姓苗。

去年春天,妻子感觉我的大提琴没什么进步了,提议还是再找个老师指导指导。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苗老师。苗老师六十多岁,两鬓斑白,清瘦身材,不苟言笑。很多年前,他是北京卫戍区文工团小提琴首席,也能拉大提琴,这让我立马肃然起敬,第一次登门拜访,毕恭毕敬地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苗老师让我拉了几支曲子后,毫不客气地指出运弓不平稳,按弦不扎实,发音不够饱满,甚至音准、节奏方面也问题不少,搞得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连弓都耷拉下来没了精神。泼了几瓢冷水后,又说,六十岁的人学琴,能拉成这个样子也算不错的了。我连忙追问,还能提高一点吗?当然。苗老师面无表情地说,然后拿出一本大提琴教材,让我从音阶和琶音开始,老老实实地拉基础技能练习,不要急着拉什么独奏曲。这样,我就成了苗老师年纪最大的大提琴学生。

 

苗老师多才多艺,除了大、小提琴,二胡笛子葫芦丝也能开课收徒弟。他不是科班出身,完全是自学成才掌握了这么多乐器技艺。文革期间,他是个中学生,在河南老家的学校里吹拉弹唱,打下了民乐的底子。七十年代初参军到了北京,因为有文艺特长抽调到团部、师部宣传队,后来又到了北京卫戍区文工团。音乐天赋加上勤奋好学,他很快就成了乐队的骨干,担任小提琴和大提琴演奏。那个年代,全国的文艺团体就演八个样板戏,部队文工团当然也不例外,整天不是《沙家浜》、《红灯记》就是《智取威虎山》,这么多年过去了,苗老师还能够用小提琴拉出气冲霄汉的杨子荣打虎上山。

 

一段时间的基础技能训练之后,有一天,苗老师难得地表扬我有了点进步。上完课,我开车回家绕道送他去琴行,他兴致很高,说按这个进度,年底的时候,我应该可以参加四重奏小组的活动了,正好拉大提琴的那位医生要出国什么的。这让我兴奋异常,已然陶醉在美妙的弦乐四重奏里了。

 

再坚持了一段时间,我又老毛病复发起来,觉得这么大年纪了,依依呀呀地拉这些不成调的东西,不仅乏味,而且荒唐,又不是真的立志做大提琴家什么的,不就是喜欢那些好听的大提琴曲吗,为什么不能直接就练那些曲子呢?于是,我找出沙汉昆的大提琴独奏《牧歌》,自个儿按标明的指法弓法拉了起来。开头是低音谱表,几个乐句之后换成了中音谱表,拉到后面又变成了高音谱表,搞得我有些晕头转向,但因为喜欢也就不怕麻烦,慢慢地拉得顺畅起来。妻子说有那么点意思了,我便得意地去拉给苗老师听。

 

苗老师皱着眉头听完了我的演奏,脸上难得地露出笑容,说还可以吧,我于是趁机提出不拉基础练习,直接就拉好听的独奏曲,苗老师似乎有些为难,犹豫片刻后勉强点了点头。我想他可能是因为朽木难雕,放弃了对我不切实际的期待,迁就了我好高骛远的臭毛病。就这样,我在学琴的路上再次摇摆不定,又经常被省厅抓去公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的琴艺又原地踏步起来。

 

有一天,我见苗老师有些心不在焉,便问他有什么事没有。他迟疑着问,可否帮他在网上发篇文章,说罢拿出一张4A纸,标题是“一个老兵的呐喊”。我大为惊讶,不知他有什么冤屈藏在心里。他让我坐下,眼光变得迷茫,缓缓道出尘封了三十多年的一件往事。

 

那个年代,年轻人参军有个重要的人生目标,那就是早日解决组织问题——入党。如果在部队几年入不了党,转业复员到地方会颜面尽失,严重影响你的前途和命运。苗老师参军第二年就向连队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几年过去了,战友们一个个成了党员,他却没有一点希望的影子,苗老师多方打听才弄明白,在连长和指导员看来,他经常抽调到团部、师部宣传队拉琴,是去享清福了,没有连队战士风里雨里军事训练那样辛苦,更不像炊事班那样起早贪黑又脏又累,所以他的入党申请就像泥牛入了海。

 

当年的苗老师年轻气盛,书生意气,不懂得要主动靠拢组织,经常找领导汇报思想,只知道刻苦钻研琴艺,努力地把样板戏拉得激情飞扬委婉动听,然后晚上为老是成不了党的人辗转难眠。又几年过去了,苗老师的组织问题一直悬在那里,他在极度的愤懑与抑郁中煎熬度日,直到第七年临转业前一个月,才被批准站到党旗下举手宣了个誓。苗老师认为连长、指导员对他太不公平,抽调到宣传队也是革命需要啊,他觉得几年来像个球一样,被连队和团部踢来踢去。

 

三十多年过去了,苗老师在广州找到了新的人生价值,很多琴行请他去执教,他辅导的学生频频获奖,有时他还受邀到星海音乐厅参演。谈起在广州的十几年,苗老师说,广州赋予他新的艺术生命,给了他新的人生舞台,艺术生命在这里得到了升华,他在这座城市找到了成就感、归属感。可尽管如此,他当年蒙受的委屈至今依然难以释怀,还想着要仰天长啸几声,宣泄胸中郁积已久的戾气。如此看来,即使美妙的音乐,也难以抚平人们昔日的心灵创伤。

 

我于是宽慰苗老师:老兄,你可比我幸运多了!你总算在离开部队前成为了党的人,我当年离开大学校园时,家庭出身不好,连团组织的门都进不了哩!……你看你一辈子就和音乐打交道,多幸福啊!我六十岁了才来拥抱大提琴,手指僵硬,老眼昏花,力不从心,多悲催啊!……

苗老师的脸上这才云开日出。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