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荒凉的侨乡校园  

2012-01-08 21:12:45|  分类: 督学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督学手记之二十二

荒凉的侨乡校园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荒凉的侨乡校园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去年年底那几天,在珠三角地区验收“教育强镇”,来到一个小有名气的侨乡,却是个经济欠发达的山区小乡镇。市县两级早已是“教育强市”、“教育强县”了,就剩下这个侨乡还不是“教育强镇”,这未免让镇里的领导太没面子。市县的领导当然也觉得这样不妥,好在毕竟是珠三角的城市不缺钱,一下掏出一千万划拨下去,责令一年之内“强镇”。镇领导虽然有了强大的财政支持,但也不好意思完全等靠要,怎么着也得想办法弄点钱来,便想方设法挖掘本地资源。小镇方圆几百平方公里,没有什么可拿来换钱的资源,却不乏在海外做实业做生意的乡贤,小镇户籍人口两万,海外乡亲却有一万多。发动海内外乡贤能人捐款建学校,是个傻子都能想得到的好办法。

中国人素有崇师重教的好传统。尤其是早年漂洋过海发达了的中国人,有了较多余钱的时候,就会琢磨着回老家去,为母校建栋教学楼,添置些图书教具,或者设个奖学金什么的。实力雄厚的富豪巨贾出手大一些,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便会突然冒出来一座漂亮的校园,让人讶异不已。我在这个小镇就见到了这样一幕。汽车在狭窄的山路盘旋了半个多小时,下车又走了十几分钟坎坷的土路,正在困惑镇长带我们来看什么,眼前一亮,一座校门突兀地立在面前。从校门看进去,宽阔的操场后面,是一座典雅的西洋风格的教学楼。走近却发现,校园里竟空无一人,原来这是一座废弃了的校园。

投资建这个学校的主人是翁氏三兄弟,上个世纪初“卖猪崽”到了美洲,很多年后有了自己的产业,成了当地商界头面人物,但故乡依然魂牵梦绕。三兄弟便投巨资在老家买下一大块地,请来德国建筑师建了3栋别墅,又在旁边建了这所西式的学校,高薪聘来城里的好老师,想着让山里孩子也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改变一下祖祖辈辈穷苦的命运。我想象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凋敝的南粤乡村,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座洋气的学校,该是多么轰动的一件事啊,因之受惠的穷人家孩子不知有多少呢。

世事沧桑,社会变迁。几十年后,华侨老人的精心之作、山乡的教育明珠,却成了山野间一片荒凉的废墟。这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社会在发展进步,城镇化速度在加快,乡村常住人口急剧减少。镇长告诉我,小镇户籍人口两万多,常住人口却只有一万多。学校生源预测一年年少,撤并“麻雀学校”就是必然的了。十多年前,这个镇有二十几所学校,每个村都办有一所学校。

那个时候,政府说: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学校要办在农民家门口。办学校当然要花很多的钱,政府的钱要留着办大事,于是发动村民自己集资办学,或者动员华侨捐资办学,还搞了个希望工程,让全国人民都来捐款(城里孩子也要捐出零花钱)帮助乡下人建“希望小学”。这样一来,广东乡镇几乎每个村都办起了一所学校。这个小镇当然也如此,只是乡贤们捐建的学校可能更漂亮一些。但本世纪初农村学校撤并运动席卷而来,十年间,原来村民们建的学校没有留下几所了。大镇一般保留一所初中,两三所小学;小镇,一初中,一小学,或者一所九年制学校了事,顶多再设一两个分教点就OK了。

撤并学校当然也是要花钱的,因为原来的村办学校大多规模偏小,现在把孩子们都集中到镇里来上学,大多乡镇都要重新建设新学校,或者改造扩建老旧校园,再加上设备设施的添置更新,这自然需要大把的资金投入,而前些年村民集资和华侨捐款建的学校便废弃在那里了。对于镇里领导们来说,更迫切的是当下“教育强镇”,建新学校和添置设备的资金问题。虽然市县给了一千万,却还有个几百万的缺口摆在那里呢。镇里的领导当然很快就拿定了主意,起草了《给海内外乡贤能人的公开信》,告之以故乡目前窘境,学校破旧,设施短缺,家乡教育已落人后,父老乡亲期盼乡贤能人,慷慨解囊施以援手云云。然后广为寄发,重要人物派专人登门送达,然后信心满满地静候佳音。

“怎么样?收到多少?几千万没有问题吧?”我饶有兴趣地问。“唉,别提了!七拼八凑就几十万。”镇长有些尴尬地说。原来,海内外的乡贤能人们心里正纠结着呢,他们认为前些年捐建的那些学校不是还好好的吗?那些教学楼、科学楼、实验楼上还镌刻有父辈或者他们自己的名字呢!几百万建起来的教学楼有的甚至还没有用几年呢,怎么突然说不要了就不要了?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几百万血汗钱就打水漂啦?——“他们没要求索赔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会乐意再掏钱给我们啊!”镇长无奈地自我解嘲道。

这当然不全是这位镇长的错。好在市县领导体谅小镇的难处,资金缺口最后由上面买单了事,侨乡终于也挂上了“广东省教育强镇”的牌匾。三天后我们离开了那里,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很快将小镇抛到了身后,但那些荒凉的侨乡校园老是在我的脑子里盘旋,久久地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