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老父亲的人生经验——忍  

2011-09-05 16: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父亲的人生经验——忍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父亲又南下广州来了,老人家已是九十有三,依然身板挺直,脸色红润,邻居们问好打招呼时,他便微笑着扬扬手点点头。大家都夸他身体棒精神好,是千里挑一的健康长寿老人。但我感觉他行动是更费力了,话语也少了很多;由于听觉视力减退,原来每天必看的《新闻联播》没了兴趣,给他订的《广州日报》也很少翻看;没事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睡非睡地摇着一把小蒲扇。

 

新来的保姆问,爷爷怎么整天睡觉呢?我告诉她,爷爷没有睡觉,他是在想事情。哪有那么多事情想啊,这么大年纪了!我便笑道,这么大年纪了,该有多少事情要想啊,他过的桥可能比你走的路还多呢。父亲躺在床上,轻轻地摇动着小扇子,有时在床沿有节奏地拍打,有时两手相抚,缓缓地发出响亮而敦厚的掌声,有时没什么动静了,一会就有轻微的鼾声传来。我猜想,父亲的脑子里也许正在“放电影”呢:或艰辛或悲苦,或惊惶或恐惧,或侥幸或宽慰……多少悠悠往事历历在目啊,“看”累了就小睡一会。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没错。前几天,吃中饭的时候,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让大家惊秫不已:“我的四伯父和大舅父,还有个堂兄都是被杀害的啊!”——那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国共之争如火如荼,父亲的长辈里,有共产党的人,也有国民党的人,堂兄是个读书人,也是个共产党员,到处宣传革命发动农民造反。那时的湘北平原,红白交错,一下子共产党来了,一下子国民党来了;往往红色恐怖折腾了几天,接着就是白色恐怖席卷而来。父亲的大舅父和堂兄就是那时被我党和国民党枪杀的。四伯父其实是个老实巴交的种田人,只是因为勤劳会划算,积攒了些钱财和田土,不幸被小人算计,引来山上下来寻找粮饷的歹人,掠了钱财不算,还将伯父伯母虐杀在禾坪里。

 

“好在那时我和你叔叔年纪小,不然哪能活到今天啊!”——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父亲两兄弟只是十二三岁的孩子,什么党也没兴趣参加,呆在家里读书种田磨豆腐,祖父则是个德高望重的乡绅,国民党找他出面议事办事,共产党也要请他帮忙保释被抓的人。当然,重要的是,祖父这样两边不得罪才保住了一家人的平安无事。

 

说起几十年前的往事,父亲感慨万分,唏嘘不已。我见父亲难得有扯谈兴致,便提出一个琢磨了很久的问题:解放前三十年,国家内乱外患,老百姓朝不保夕,流离失所,您能够保全性命走进新社会真是万幸了;解放后六十年,虽说是社会主义了,但依然“阳谋”迭出,“运动”不断,先诛心后流放;文革浩劫,更是人妖颠倒,全民癫狂,邪恶公行,人命如蝼蚁,冤魂屈鬼何止千万。您既没有什么靠山背景,又没有什么政治资本,有的只是“五类分子”排名第一的地主出身,却能几十年一路走来,虽不算顺风顺水,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坎坷。熬到一九八零年,还能以六十多岁的高龄加入光荣的共产党,受到组织提拔重用,担任大型国企的老总,您有什么人生要诀要告诉后人的吗?

 

父亲默然寻思良久,徐徐吐出三个字:能忍嘛。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么简单啊!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出乎意料,又隐隐感觉老人道出的可能是他的人生真谛。

 

细细一思量,这怎么会简单呢?“忍”字头上一把刀!几十年来一柄利刃,悬在良心和头顶上,那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那是怎样的一种人生经验!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