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香港的味道  

2011-12-24 09:1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的味道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每次来香港都是来去匆匆,这次女儿租的房子环境好,便沉下心来住了段日子,想感受感受香港的味道。

 

杏花村在港岛的东边,是个滨海的住宅小区,六十多栋高层建筑,背靠青山,沿着海岸排列开来,楼下就是湛蓝湛蓝的海水。防浪堤后有宽敞的沿岸广场,防浪堤由巨型的花岗石堆砌而成。因为是海湾,风浪不算太大,海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有大船经过时,才能看到溅起的雪白的浪花。

 

坐在堤上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大海轮、摩托艇、小帆船,还有海湾那边的青山、隐约高耸的楼宇;几只海鸟在海面上翻飞,有时从我头上优雅地掠过,甚至能瞥见它们洁白的羽毛和蓝色的眼睛;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连海风也柔柔的让人感动。女儿说,多美的海湾哦,这次可以多住几天了吧。

 

除了养眼的海景之外,杏花村还出奇的宁静。上班的时间不用说,即使是周末,沿岸林荫道和海滨广场上,除了几个跑步的散步的,就是几个垂钓的、静静地坐在那里看报纸的;看不到吆三喝四“将军”的老头堆,看不到聚在一起高声交流育儿经的年轻妈妈,更看不到广州户外常见的中老年妇女们热闹壮观的合唱和群舞。除了风声、海浪声和树丛里小麻雀们的啁啾,这里基本上听不到什么喧哗嘈杂的人声。

 

不过,打开电视,翻开报纸,你会发现,这个城市除了美丽安祥的海湾之外,也不乏澎湃激情和犀利的批判精神。前一晌,有中央高官到香港大学访问,警方为保证高官安全,强行将欲与其交流的学生、记者隔离开来。就这样一件芝麻小事,却在校园里激起了轩然大波。大学生们认为,警方作为是对他们人格和自由的极不尊重,是对学校精神和价值的一种挑衅,要求校长道歉,并保证不要再发生类似情况。媒体界也掀起一波波抗议的声浪,愤怒于记者的采访权受到政府压制,忧虑新闻自由的空间日益逼仄、香港社会形态的日益内地化。

 

这几天,有特区政府要员悄悄拜访中联办,被记者发现披露出来,电视报纸上又是一片声讨和讥讽——很快就要特首换届了,这个敏感时候去拜访中联办,想走上层路线打探上面意图,还是讨好献媚表忠心?汹涌民声直逼得两位特首候选人连连辩白,狼狈不堪。让人觉得在香港做官真是麻烦,无数双眼睛盯着你,做点什么也太不方便。在这里再大的官,也不会觉得你有多神圣多崇高。不小心让记者抓到点什么,即使鸡毛蒜皮之类,廉政公署懒得管,却可能招来全城人的鄙视和唾沫,让你和家人颜面尽失,无处逃遁,只好赶快辞职谢罪了事。

 

或许因为抹去了官员们的神秘感和神圣感,香港人的公民意识才比我们强,腰杆子挺得比我们直,多一些做人的尊严和自信,也比我们更懂得尊重规则和他人,包括交通规则和路人。

 

香港弹丸之地,人口密度世界第一,高楼林立道路狭窄,城市交通网络却高效而便捷。双层巴士即使在狭窄的小路上也风驰电掣,呼啸而过,不必担心撞上胡穿乱窜的行人。因为只要人行道红灯亮了,即使窄窄的路上看不到车,几步就可以蹿过去,人们大多都会耐心地等绿灯亮起来。有一次,我去尝试怀旧的双层电车,十几个人在排队上车,我懒得绕到队伍后面去,站在车门口候着,心想等别人都上了再上就是。不料,十几个人的眼睛马上盯过来,眼神里满是疑惑和鄙夷,让我无地自容,赶快乖乖地跑到队伍后面去。后来,女儿告知,凡是这种情况,当地人一般都会把你看做内地来的大陆人。

 

说香港人瞧不起内地人显然还谈不上,我在商店购物、饮食店吃饭,或者在街上问路,在小区与人闲聊,遇到的当地人都很友好热情,本来都是同文同种的炎黄子孙嘛,何况香港一直是个十分包容的超级国际化大都市。香港社会的包容更多地体现在它对异端邪说的容忍。内地过来的人常常大惊失色于街上堂而皇之的反动标语,书店里让人心惊肉跳的反动书籍,或者手足无措地面对絮絮叨叨地劝说你退党退团,或者不如皈依真主上帝什么的老太太们。

 

香港每年的书展总是人潮汹涌,吸引了世界众多著名出版商来参展,各种哲学流派、各种思想主义都能在这里找到读者和知音;来自不同国家的学者作家也喜欢在这里讲演,阐述他们奇思异想的成果、历史事件的独特解读,听众则会向他们提出一些困惑刁钻的问题,尽情享受思想碰撞、心灵沟通的乐趣。这里有宽松的社会制度、自由的学术社会氛围。也因此香港区区六七百万人口,就拥有三四所亚洲的顶级大学,其学术科研成果让世人刮目相看。

 

在包容和宽松之外,香港人也有他们的执著和坚守。每年六月的一个晚上,十几万香港人会默默地聚集到一起,点燃一支支小小的蜡烛,为珍藏在他们心中的年轻魂灵祈祷默哀。那样一个场景想想都让人心生感动,谁说香港人都是唯利是图的经济动物呢?

 

不过,最近有关部门的民调显示,香港人对国家的认同率正在下降。有论者直言:香港虽然97就回归了,人心却还没有真正回归!这简直有点让我等大陆人士情何以堪!每当有什么危机袭来,中央一个接一个的大礼,帮助香港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怎么能够受人恩惠反而还之以颜色呢?平心静气一想,或许这正是香港人的执著所在——他们热爱自己的国家,只是对国家目前的状况有些不满;他们厌恶贪腐官员对民众的打压,期待着内地政府的改变和进步;他们希望保持经济繁荣,但更敏感于自由空气的点点流失……这些当然不是靠送大礼就能让人心悦诚服的。

 

在洒满阳光的海湾边,我偶遇一位在香港某报供职的记者女孩,潮州人,知道我来自广州后,便告诉我,她下午正要赶到广东的陆丰去,那里有个叫乌坎的村子,几千村民明天要抬棺到陆丰游行请愿,痛斥贪腐村官背着村民卖地,抗议政府打压村民维权行动、拘捕打死村民民意代表某某某……然后问我知不知道这回事。我回答说,只知道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不明真相的少数村民闹事,据说还有境外敌对势力挑拨支持什么的……姑娘便笑了起来,您等着看明天的报纸吧,说完转身离去,留给我一个充满活力的青春背影。

 

这让我想起九十多年前,孙逸仙在香港大学演讲时的一段话:

 

“余回忆三十年前,在香港读书,功课完后,每出外游行,见本港卫生与风俗,无一不好,比诸我敝邑香山,大不相同……香港地方开埠不过七八十年,而内地已数千年,何以香港归英国掌管,即布置如许妥当……香港之腐败事尚少,而内地之腐败,竟习以为常,牢不可破……良好之政府,并非与生俱来,须人事造成之,数百年前,英国官僚多系腐败,迨后人心一振,良好之政府遂得以产生。由是吾之革命思想愈坚,深知无良好之政府,办事必不能成。”
  

“吾国能有一良好政府,余心愿足矣。现时香港有六十余万人,皆享安乐,亦无非有良好之政府耳。深愿各学生,在本港读书,即以西人为榜样,以香港为模范,将来返国,建设一良好之政府,吾人之责任方完,吾人之希望方达。”
  

据老者回忆,学生们听完演讲后,将这位民国首任大总统高高举起,欢呼雀跃,良久方休。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