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惊魂黄花梨  

2011-01-05 20: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4日凌晨4点,商务车在广西的高速公路上疾驶。夜幕笼罩下的高速路漆黑一片,只有车灯照射的灰白路面在飞速地后退。车轮摩擦路面的隆隆声,让人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车内的几个五零后大多已睡意浓浓,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12月23日,几个五零后相邀赴中越边境一游。晚上八点半从黄埔驾车出发,十点多钟才从灯火辉煌的夜广州脱身而出,驶入宽阔的四车道高速。没想到半夜的高速公路依然车水马龙,巨型货柜车和客运大巴,一辆接一辆风驰电掣而去。珠三角的生机和活力让五零后感叹不已。几个五零后大多没有驾车夜行的经历,更没有长途驾车夜奔千里的经验。之所以做出如此疯狂举动,完全是因为靓仔王兵的出现。

 

 王兵,广州人,四十来岁,中越边贸生意人。个子不高,黑框眼镜,眼神透着友善和精明。王是欧阳多年的朋友,23日下午听说我们要去广西自驾游,便盛情相邀去中越边境看看,建议当天晚上就出发,并自告奋勇当司机。五零后们当然会有些犹疑,但王说驾车夜奔于他乃家常便饭,诸位尽管放心。而且由他一人开车,无须轮换。我表示还是轮着开好,一个人开太疲劳了不安全。王笑道,开十几个小时也无所谓,这一趟顶多8个钟可以搞定。见他这么肯定有把握,大家也就接受了他的建议。

 

 一路谈笑风生,平安无事。进入广西后,车辆明显少了起来,慢慢的前后都看不到车灯了。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两位女士已相继进入梦乡,三四点钟的时候,我也困意来袭东倒西歪地打起了盹,剩下欧阳坐在副驾驶位上陪着司机聊天。突然一声巨响,商务车颤抖了一下,发出啪啦啪啦的声音,慢慢向路边歪歪斜斜靠过去。欧阳叫了声“爆胎了”,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大家检查来检查去,车胎并没有爆,倒是轮胎的钢圈破了个大洞。王兵说,是撞上了一块什么东西,他看到了,灰扑扑长条形的,只是车速太快,来不及避让。欧阳和王开始拆卸轮胎的时候,我便往车后去寻找那个可恶的“肇事者”。借助手机微弱的电光,弯着腰前行了四五十米才找到“肇事者”——1米左右的一块微型“枕木”,扛在肩上沉甸甸地颇有些分量。

 

 商务车换上备用轮胎后,又疾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在天亮前找到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大家疲惫不堪倒头就睡,谁也不知道欧阳躺在床上没有合眼。到吃中午饭时,他才告诉我们:汽车在高速行驶中爆胎,很容易导致翻车事故。今天凌晨的遭遇,好在不是爆胎,但把钢圈撞出个大洞,也够惊险恐怖的了!想起来真是有些后怕哩。两位女士见欧阳如此,惊惶之色才渐次浮上脸面,大叹此番千里夜奔的冒失莽撞和轻率起来。

 

 不过,几天后,在东兴的一家越南人红木店里,我赫然发现货架上堆放的黄花梨、紫檀木、乌纹木等名贵木料,竟也是一米左右的“枕木”样,外表灰扑扑的不起眼,与砸破我们车轮的“肇事者”一模一样。而摆在这里的它们却是称斤论两来卖的,八九百到一千块钱一公斤。拳头大的一个黄花梨雕品,要价就是几百元呢——“肇事者”莫不是运料车上掉下来的“黄花梨”?几个五零后兴奋起来,琢磨着回程路上如何找到那个可爱的“肇事者”。可惜再几天后,七转八转的,我们已不方便从来的路线回广州了。我竟至为此有些遗憾起来,全忘了那夜“黄花梨”几近致命的一击。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