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大山里走出来的朋友们  

2011-01-25 20:3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天,家里来了几位客人,都算得上广州这个大都市里的中产阶级,有省高院的法官,有边防站的政委、军区企业的财务总监,还有重点中学高级教师、政府部门官员等,既有稳定的较高的收入,又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当然,我心目中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都四十好几的中年人了,只是其中两位曾经是我的学生,他们就都成了我的年轻朋友。

 

       他们都来自遥远的湘西自治州国家级贫困县——永顺。他们的父母是真正的山里汉子、土家妇女,大字不识一箩,或者顶多是个普通的中小学教师,但他们努力地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山,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到了今天。探究他们从大山走进城市,从社会底层跻身大城市中产的成功之路,无非就是两个途径:读书或者参军。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的中国社会,虽然物质生活贫乏,但年轻人大多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只要发奋苦读考上个大学或中专,毕业后就能分配个有保障的工作;在部队当兵只要能吃苦耐劳,踏踏实实干几年,也不难入个党提个干什么的。

 

       当然,这些年轻人的成功之路不会这么简单,但他们的确都是通过这两个途径,依靠自己的聪明和才干获得了成功,走出了大山,改变了命运,改变了祖祖辈辈蜗居大山的穷苦人生。而他们的儿女则凭借良好的家庭条件,从小就享受到了大城市的优质教育,甚至漂洋过海出国深造。这让我和妻子为他们的奋斗和成功感慨万分,从不喝酒的她也端起酒杯赞扬他们是遥远故乡的英才和骄子。

 

不过,近几年“农二代”、“穷二代”的涌现,更让我庆幸朋友们的好运气,如果迟生一二十年,摊上现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他们的命运不知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首先是这些山里孩子要进县城读上个重点中学不容易,读上了重点中学,要考上个重点大学更是不容易——温总理就发现了,他当年在北京地质大学读书时,班上同学多半来自农村,而现在的重点大学里农民子弟只占了百分之几——即使你悬梁刺股考上了重点大学又怎样?甚至弄了个硕士头衔又怎样?人家北大清华毕业的都得去卖猪肉呢!人家“海龟”回来都成“海带”了呢!

 

家里没有个“李刚”那样的爸爸,山里孩子即使大学毕业了,也很难在大城市立足做个有尊严的人。如果想赖在北京,你顶多也就是做“蚁族”钻“胶囊旅馆”的命;如果南下谋生,你可能会发现,即使“富士康”也得竞争才能上岗。十年大学扩招,造就了每年600万大学毕业生,但至少一百六十万人当年找不到工作。即使觅到了一份勉强养活自己的工,你瞧着那些高耸的天价楼盘,忆起当年“知识改变命运”的誓言,可能会觉得有点矫情和被谁嘲弄了一番。

 

至于靠当兵来改变人生,也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一是现在义务兵役制,两年服役期满,城里来的城里去,山里来的山里回;二是军官只从军校毕业生中提拔。即使你是个军校毕业生,没有几个“巴掌”的投入,恐怕也难以升到一个较高的职位——没有什么背景和经济实力的农村孩子,要想升上个校官可不容易——现在的山里孩子、农民后代,即使读了大学参了军,即使进了城有了工作,依然难以摆脱“农二代”、“穷二代”的宿命,不容易谋到诸如法官律师、政府官员、企业高管那样的体面工作,不容易获得跻身城市中产阶级那样的机会了。

 

更让“农二代”、山里人家子弟沮丧的是,近几年频频上演的“萝卜招聘”(为“官二代”量身定制的招聘,喻之为“一个萝卜一个坑”)。就在几天前,《法制时报》有报道称,湖南某地某人事局长打报告请求安排其儿子到财政局工作,市委书记、市长竟在报告上批示同意;安徽某地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却只允许父母有一方在本区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考生报名;广东某县法院院长则干脆召开党组会议,一致通过不经考试就招录自己的儿子云云。

 

这样的招聘已成“潜规则”,一旦泛滥起来,就会彻底堵死山里孩子、“农二代”向上流动,进入中上层社会的通道,熄灭了他们对公平正义、理想社会的希冀和追求。山里孩子永远是“山里人”,“农二代”永远是“穷二代”,他们还有什么想头和奔头呢?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的一个社会体制、社会风气和人才选拔机制,势必导致社会阶层的凝固化。社会底层人群改变命运的机会越来越少,社会阶层之间的流通渠道越来越窄,这个社会就会变得缺乏动力和活力。作为这个社会中的年轻人,无论“农二代”、“穷二代”还是“官二代”、“富二代”,他们的活力和创造力就会越来越弱,顺理成章的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也就会越来越差劲。

 

更可怕的是,数以亿万计的“农二代”、“穷二代”们,哪天突然想不通了——凭什么官人的儿子世代为官?富贵人家的子弟挥金如土?——或者再爆出惊天一问:“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就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维稳”的了!

大山里走出来的朋友,真为你们高兴,也为你们庆幸!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