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丹霞山下古今状元梦  

2010-06-05 11:14:12|  分类: 督学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督学手记之十一

 五月下旬,在世界地质公园丹霞山下三个乡镇验收省级教育强镇。山区乡镇山高路远,地广人稀,中小学呈“麻雀学校”状分布。申报省级教育强镇便有个标准:镇政府至少要在镇中心办好两所规模稍大的学校:一所初中、一所中心小学。这就要整合教育资源,调整学校布局,撤并众多的“麻雀学校”。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政府号召“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于是村村办起了学校,“山乡盛开教育花,学校办到了家门口”。学校虽说简陋一点,但家长要求不高,孩子上学也方便。现在“义务教育县政府为主”了,家门口的学校要撤并了,崇山峻岭之中,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孩跋山涉水数十里去上学,可不是一件放心的事哩,家长们怎么解决这个新的“上学难”问题呢?

 

我在座谈会上提出这个问题后,家长们开朗的笑脸让我疑虑顿消——中心小学提供了住宿条件,高年级学生可在学校寄宿;生活不能自理的低年级学生,有的寄居在镇上亲戚家,有的在镇上租房子,家中老人来陪读;还有的三五户合租几间房子,各家轮流派人“值班”照顾孩子起居饮食。大家对于撤并学校带来的不便毫无怨言。我为山里人家朴实而执著的追求深受感动——我们中国人,无论都市人家、小镇居民,还是山村农户,盼望着子孙后代勤奋读书早日成才,似乎渗透到了每个中国人的血液和基因。

 

第二天,在城口镇的恩寨村,我再次产生了这种强烈的感受。丹霞山下的恩寨,是个古老而有点神秘感的小山村。恩寨作为蒙姓聚居地已有九百多年历史了,二百多户人家的村子里,竟有七个祠堂、四个牌坊、两座门楼。几百年来,从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居然考出了26位进士,考上武举、岁贡、拔贡、监生、庠生的多达三百多人,可谓冠盖连云,英才济济,明清时这里被官府誉为“江南第一世家”。即使岁月流逝至今,村子里处处古樟、古榕、古庙,祠堂里悬挂着皇帝的圣旨、文天祥的题词、历代书画名家欧阳玄、赵孟頫、宋濂等留下的墨宝、楹联、匾额,村民们家里收藏有祖宗画像、官袍官帽、神龛祭器、文房四宝,无不向外人展示了一个神奇的岭南望族、一个曾经钟鸣鼎食的宋明世家。村里老人最津津乐道的是先人蒙英昂——南宋宝佑年间与文天祥同榜高中的进士,文天祥做宰相时,曾力荐他担任过南宋参知政事,那可是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的大官哩。

 

走在破败不堪的老城楼、古祠堂和残缺的石牌坊之间,显见历史的云烟早已消磨了恩寨昔日的荣耀和光华,但我发现恩寨留守子孙们似乎依然坚守着“耕读兴家”的祖训,延续着十载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的千年梦想。

 

恩寨距镇中心小学并不很远,在恩寨人强烈要求下,寨里的小学被改为分教点保留下来。校园里古树浓荫,环境幽雅。孩子们趴在高度不适的木桌上,见有外人走过,捧着课本扯着嗓门大声诵读起来。我问陪同督查的一蒙姓村干部,恩寨子弟通过读书走出大山的情况,他显然误解了我的意思,感慨万分地说:惭愧得很哪,对不住老祖宗哪!解放以来六十年,就没有考上过什么重点大学的哩!看来真是风水轮流转,恩寨已经风光不再了,这未免使恩寨人颇有些失落和耿耿于怀。

 

倒是跟古意盎然的恩寨隔山相望的董塘镇,近几年很有些风生水起、后来居上的气象。董塘是个工业大镇、经济强镇,办起教育来也大手笔,高境界。镇中心小学是广东省书香校园、信息技术示范学校,去年还评上了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单位。教师人手一台手提电脑,教室都装备有多媒体电教平台,足见其不同凡响。镇初级中学四面群山起伏,却与澳门名校结为姐妹学校,亦可见其志向不凡。为鼓励董塘子弟发奋苦读,镇政府还募集了一笔可观的资金,制定了《董塘奖教奖学方案》,近两年就颁出了35万奖学金,对于粤北山区小镇来说,这可不是小数字。董塘学子也争气,近几年中考成绩连年名列全县前茅,该县连续三年的高考状元都是出自董塘的初中毕业生。董塘镇因此被县政府授予“高考特殊贡献奖”,董塘中学连续三年被评为“高考优秀生源学校”,董塘因而成为“高考状元之乡”而享誉全县。

 

恩村的失落寂寥与董塘的春风得意,演绎着丹霞山下的千年状元梦,我却从中窥见了山区乡镇教育的隐忧和误区。在董塘的干部和家长座谈会上,我故意提问道:为什么要如此重奖那些考上重点大学的“状元”呢?他们也许从此再也不会回到贫穷的家乡来了哩!大家不明白我的用意,有些面面相觑,陪同的镇团委书记便代为答道:为国家培养人才也是我们的责任啊,“状元”们今后发达了也会回报家乡啊!讲得好,有水平!我又发问道:昨天镇长提到的那位中学校庆回来捐款的深圳老板,好像只是董塘中学的初中毕业生吧?当年怎么没有考上大学的呢……为国家培养高级人才当然没错,但那毕竟只是少数几个人哩,那些考不上重点中学、考不上重点大学,最终只能留在家乡的才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大多数呢!为什么?因为他们才是董塘的未来啊,而且他们是绝大多数啊!

 

离开董塘的时候,县科教局的Z局长告诉我,他刚从学校调到教育局的时候,全县高考成绩三个指标都落后于其他县,压力很大,但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有把高考搞上去了,才有跟领导谈教育要经费的话语权,有些事情实在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我表示可以理解,又问他最终的追求是什么,他沉吟了会才缓缓地说,每个学生都考上大学是不可能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成人、成才……我便说,即使每个学生都考上大学了也没用,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产业结构不需要那么多本科生,花那么多钱办那么大规模的示范高中干什么呢?即使你本科录取率50%,也有一半学生要白白陪读三年啊,为什么不用这个钱把你的职业教育办好一点哩……

 

告别了镇长和Z局长,汽车在山路上盘旋,沿途偶尔有颓废的祠堂和残破的石牌坊闪过,这让我联想起千年科举笼罩下古代读书人的命运,科举制度废止虽已百年有余,科举文化的阴影却至今还在中国的大地上徘徊。古代恩村人的状元梦也许无可厚非,那只是寒门学子突围人生困境的一种无奈的选择,而当代董塘人的状元崇拜热情,可能更多的只是政府官员们的政治需要而已,与大多数老百姓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