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父亲是个超级老帅哥  

2009-10-16 11:2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个超级“老帅哥” - 秋山红叶 - 秋山红叶 

   父亲再过几个月就要满九十了,但身板依然挺拔,腰不弯,背不躬,说起话来,声音洪亮,中气足得很,一点都不像个耄耋老人。父亲高大魁梧,相貌堂堂,拄根竹节拐杖,从容而儒雅,真正的超级老帅哥一个。去年我陪他去理发,路过一老人院,他突发兴趣要进去看看,结果被几个老太太拉住手脱不了身,老太太们以为是新入住的老人,争着要给他介绍情况,看来父亲虽然年事已高,魅力还不减当年。

 

   父亲退休前是水电部第八工程局的总会计师,湖南水电系统遐迩有名的“邱制度”、“邱老总”。因为业务精湛,工作要求严格,财务干部们对他很是敬畏。八十年代初,我从湘西调到水电八局常德基地子弟学校工作,报到时基地财务主管老吴对我说:你老爸厉害哩!我们都有点怕他。那时候,父亲在凤滩水电站建设工程指挥部主管财务。凤滩水电站装机容量60万千瓦,因为资金运作控制得好,只用了4个亿就完成了工程建设,受到水电部高度评价,被总结为“凤滩经验”在全国推广。


他还曾经致函财政部指出其关于国企征地补偿与核销文件中的重大疏忽,促使财政部及时收回错误文件,避免了全国范围内国有资产流失。1982年父亲到水电部讨论国企财务管理文件,他条分缕析,侃侃而谈,引起领导注意,会后征求他的意见,想留他在水电部工作一段时间,主持研究相关财务制度的制定,但父亲委婉地谢绝了。父亲是一个淡泊的人,当年八局准备任命他为总会计师时,他坦诚地表示:年逾花甲,学历不高,八局人才济济,希望另选高人。但领导坚持说是“众望所归”,事实也证明了领导的委以重任没有错,父亲的专业精神、工作能力、廉洁作风在湖南水电系统有口皆碑。


他在职的时候,每年十几个亿的资金从手上过,从来没有出过一分钱的差错,也从来没有谋过一分钱的好处。俗话说,“常在河边走,谁能不湿鞋”,但父亲的的确确就是做到了,就凭这一点也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九十年代以后,在职的干部工资涨了又涨,父亲的退休月工资仍然只有几百块钱,全年的医疗费只有一百多块钱。他的卧室兼书房,一床被子、几件衣服,一支毛笔、几本字帖,十分简陋。对照现任大型国企老总们的高薪和优厚待遇,儿女们有时有点替父亲抱不平觉得太亏了,但父亲想得很开,他常常在老同事面前“炫耀”:医疗费少点也没什么,我一年难得看一回病!工资不高也不要紧,只要我儿子孙子工作好、待遇好就行!

 

   有些领导干部退下来之后,会因为房子、票子、车子等待遇问题搞得心理失衡,愤愤不平,牢骚满腹,健康也每况愈下。父亲不是这样,他现在已经是八局大院里的“最高领导”了——最高寿的退休干部,他的健康长寿得益于他淡泊平和的心态;起居饮食的有序和节制可能也是一个原因,他长期在水电建设工地工作,“革命化”、“军事化”的工地生活养成了简单整洁,早睡早起、“进出口都快”的生活习惯,简直雷打不动。父亲身体健康,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为什么没有找个老伴共度晚年呢?我母亲去世后,很多热心人给父亲牵线搭桥介绍老伴,他都没有下决心,后来结识了一位温婉贤淑的女会计,慢慢地有了些感情。


女会计在香港继承了一笔遗产,在深圳买了房子,要求父亲跟她到深圳定居。不料组织部门认为女会计海外关系复杂,要求父亲谨慎行事。父亲那时刚入党不久,组织观念特强,便有些犹疑起来,拖了一段时间后就分手了。1983年他去北京出差不小心摔断了腿,治疗效果不佳落下腿疾,拄上拐杖后行动不便了,从此不再愿意提找老伴的事。1985年父亲65岁正式办理退休后,省财经学院请他去讲课,安排专车接送,他谢绝了。省会计学会筹备办财会学校,想借助他的名望请他担任校长,平时可在家办公,有事派车来接,他也婉拒了。就这样,父亲开始了他清静而悠长的退休生活。

 

   父亲没有太多的业余爱好,只有书法一直比较感兴趣。他的蝇头小楷,工整精致,叹为观止,行书也是流水行云,力透纸背。很多年前他经常用毛笔给子女们写信,信封上俊秀的毛笔字,常常引得我的同事们赞叹不已,因为现在用毛笔字写信的人已是凤毛麟角。退休后父亲有时间来琢磨提高他的书法艺术了,他收藏有《王羲之草书诀帖》、《怀素自叙帖》、《孙過庭书谱》等很多名家碑帖,常常在书桌上摊开一本,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头则在字帖上游来划去,说是“读贴”,字帖是可以拿来“读”的,以前我可不知道。父亲“读贴”往往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读累了,他会换个方式用小楷抄写“岳阳楼记”、“滕王阁序”等古文来解闷。


我们几兄弟搬新居时,他都会以一横幅相赠——用行草书写的《沁园春·长沙》,笔力苍劲,章法严谨,一看就是是饱经风霜的老者作品。父亲是湖南省老干部书法协会的会员,他的作品参加过省老干局主办的各种书法展览,还入编了香港天马图书公司出版的《全国老干部诗词书画作品大观》。偶尔从报上看到有书法展览的消息,他会主动要求我们陪他去看看,见到名人作品,他会十分投入地品味欣赏,举着拐杖指指点点,这是他不多的乐趣所在。除此之外,他从没提出过要到哪里去,我几次提出陪他到香港去看看,用轮椅推着走,却丝毫调动不了他的积极性。父亲还是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会计学会的顾问、湖南省退休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会员,但都已经没有参加什么活动了。

 

   父亲虽然年事已高,对儿女和孙辈的关注和要求却从没放松过。他以前长期在水电建设工地,儿女和孙辈又多在外地上学和工作,只好采取写信的方式来表达他对晚辈学习生活和工作的关心。他很可能是给儿女写信最多的父亲之一,几十年来他写给大家的信,如果都能保留下来,就是一本几十万字的《邱氏家书》。还是二姐和侄儿志峰最有心:二姐十多年前就把父亲1958到1962几年间写给她的信整理装订成册,交弟弟们浏览温习;志峰则将爷爷写给他的信都保存得好好的,一封都没丢。现在我们兄弟姊妹都已进入晚年,孙辈也大都成家立业,似乎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的了,加上他的视力也不如以前,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更方便,便不再写信发表意见。


但他很快就找到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向他认为有需要的晚辈们寄送剪报。我们就经常收到他从长沙寄来的把信封塞得满满的剪报,女儿要考大学的时候,他会寄来怎样选择专业和就业形势分析方面的剪报,大学要毕业了,又会收到“英国名校介绍”、“在美国读博要多少钱”等资料。父亲在我们家住的时候,知道他喜欢剪报,我每天会带回《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教育报》、《参考消息》等五六种报纸给他,他逐页浏览后再将需要的资料剪下来,在重要的地方划上横线标上记号,然后分门别类寄出或捎给有关的家人。这已经成为他每天生活的重要内容,认认真真,乐此不疲,但这已经是前几年的事情了。


社会变化得太快了,人的成长也很快,我们这一代大都已退休,只有小弟还在大学做教授,第三代的侄甥辈们都已是单位骨干,有的是外企财务总监,有的是国企技术总监,最小的三个,两个在学校做老师,我女儿则跑到香港做记者编辑去了。可能是觉得孩子们都还争气,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了,父亲的剪报慢慢的少了,近两年就基本上只看不剪了。他偶尔还会提起留在老家务农的几位侄儿(他弟弟的三个儿子)和他们的后代,去年有位侄孙女考上了县里的卫校,他高兴了很久。

 

   父亲很早就远离家乡在城市工作,但他对故乡一直十分眷念。改革开放以后,城乡交流多了,老家人到长沙打工找到家里来,他都会热情接待,尽力提供指导和帮助。退休后,他隔几年就会回老家住上一段日子,同乡下的亲戚们见见面,叙叙旧,了解他们的收成和收入情况。乡下年轻人打牌赌博成风,父亲忧心忡忡奈何不了,但他会严肃地告诫侄子们不得参与自甘堕落。有侄子同岳父母龃龉长期不来往,父亲知道后,觉得太不像话,遂亲自携侄儿夫妇前往其岳家赔礼道歉,圆满解决了多年的家庭矛盾。


父亲对宗族事务也很关心和热忱,他辈分高,资格老,在家乡很有些号召力,这些年他极力促成了两件事:一是重修了祖父以上七代老祖宗的墓和碑,并筹资设立了一个祖墓祭奠基金;二是带头捐款筹集经费,积极推动并具体指导两次重修老家邱氏族谱,并亲自为重修的族谱撰写序言,乡亲们感动于他对宗族事务的热忱以及他一生所取得的成就,在“中华丘(邱)氏宗亲联谊总会”主持编写的《中华丘氏大宗谱·平江分册》中加“编者评注”予以表彰。

 

   广州受海洋气候影响没有长沙那么冷,父亲现在每年都会来住几个月,但他的行动是越来越费力了,即使如此,他仍然坚持早晚下楼去活动活动,我们楼下有各种健身器械,适合老年人玩的有五六样,他说今天不坚持动一下,恐怕明天就会动不了了。父亲的视力和听觉也大不如前,虽然配了眼镜和助听器,但他不是很喜欢用,有人来看望他的时候,他才戴上这些东西便于交谈,孩子们就会悄悄打趣道:爷爷还很现代的嘛,全套的装备武装到牙齿了哩!——他的牙齿也全部是医生安装上去的。父亲不是很喜欢吃水果和蔬菜,削好的苹果切成片放在他面前,他也只吃一两块,但他对冰淇淋却情有独钟,天气炎热的时候,每次拿冰淇淋给他,他都会十分高兴地露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