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想念母亲  

2009-10-16 10:3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辞世已经32年了,她瘦弱的身躯和辛劳奉献的一生,使儿女们至今想起来还难以自已而陷入无尽的思念。父亲很早就长期在外地工作,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主要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成人,还有七八个孙辈在她慈爱的操劳下度过了他们人生的最初阶段。母亲除了抚养孩子操持家务以外,还担任过街道居委会的工作,她与人为善,古道热肠,受到街坊们信赖和拥护,六十年代初曾当选为长沙市南区人民代表和区中级人民法院陪审员。母亲勤劳节俭、贤惠隐忍、任劳任怨的品德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对我们精神上的成长、思想品格的形成以及处世为人的方式有深远的影响。

 

   母亲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十几岁就坐花轿到了祖父家,作为长媳承担起全家烧茶做饭、缝补浆洗、纺纱织布等家务劳动。她上要侍奉公公婆婆和丈夫,下要照料几个儿女和小叔,其中的辛劳和甘苦可想而知。更不易的是,据父亲讲,他几十年里从没有听祖父母讲过母亲的半句不是,我的两个姑妈与母亲也十分融洽。父亲感慨地说,这样一个大家庭,如果母亲与祖父母相处不好,他是很难长期安心在外面工作的。解放初,父亲在长沙工作,母亲带着几个孩子也迁到了长沙城。因为家里孩子多负担重,大姐十几岁就到针织厂学徒当工人,母亲在家里操持家务外,还从纱厂接来些半成品加工挣点钱补贴家用。我们兄弟小时候放学回家也帮着母亲绞手套、织网袋,她手把手地教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比比划划,热热闹闹,加工好的成品叠整齐捆起来送到纱厂,每个月可以换来十几块钱的收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十几块钱可以买八九十斤大米),也给少年的我们带来了一些劳动的欢乐和小小的成就感。

 

   母亲没有进过正式的学堂,在旧中国的那个年代,“女子无才便是德”,有钱人家女孩子读书的都不多,穷苦人家的女儿更不可能进正式的学堂了。但母亲同父亲结婚后,十八九岁时(1937年),曾经在安定桥镇上办的扫盲夜校里读过几个月的书。那时国共第二次合作,社会秩序稍有好转,学校恢复招生,父亲辍学几年后在镇上的县立第三完小插班读五年级。晚上忙完家务后,在昏黄的油灯下,有时父亲会教母亲读一些《女儿经》、《三字经》之类的东西,这可能是母亲最初的文化学习经历了。解放后,一九五七年的时候,政府大力开展“扫盲”运动,在城市和农村开办文化夜校,组织干部、工人和农民读书识字。母亲也参加了街道夜校的文化学习,而父亲则成为单位干部夜校的文化教员。这时我二姐和大哥已是长沙市十六中的初中生了,母亲读书识字的能力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六十年代中后期,我记忆中母亲已经可以捧着家里人的来信一字一句地读出个大概了。七十年代中的时候,母亲还担任过侄儿志峰的“启蒙老师”。其时志峰已有六岁还没上学,我放假回长沙见到他写得很工整的习字本,故作惊讶地赞叹不已问是谁教的,他十分得意地告诉我:是娭毑教的哩!

 

   母亲的聪慧和贤淑更多地表现在勤俭持家、待人接物方面。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父亲的收入不是很高,家里先后有十来个人生活。除大姐早早地参加了工作外,二姐和我们兄弟四人都在读书,后来又增加了祖母和我堂兄两个家庭成员,堂兄益康也在读书。这么多人光吃饭穿衣的事情就够母亲操劳的了,一日三餐不能少,还要冬穿暖夏著凉,印象中母亲似乎总是在缝缝补补的。我们小时候穿的布鞋棉鞋内衣裤多是母亲手工做的,她从老家乡下买来便宜而结实的“家织布”,做冬天穿的内衣裤很经穿很暖和,只是清洗起来十分费力不容易洗干净。棉纱袜子都被母亲换上了厚厚的袜底,下雪天很保暖而且几年都穿不烂。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头痛发热的事情肯定少不了,不是很严重的时候,母亲会使用一些民间单方来对付。有一次我在外面贪玩淋雨受了凉,回到家里头痛发冷得厉害,母亲让我躺到暖暖的被子里,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豉葱头面让我吃下,说睡一觉就好了。结果我蒙头睡了一大觉,出了一身汗,爬起来真的就没事了。小时候我经常发风疹浑身奇痒,母亲会弄来一些“枫球”放在炭盆里烧出烟来,让我蹲在旁边用被子盖住熏,还不行的话再用“枫叶”煎水洗,效果还蛮好。我的眼睛视力有点下降了,母亲说是“鸡毛眼”。她回老家走亲戚时找乡下老郎中要来一些紫色粉末,嘱咐我每天清早敷在眼皮上揉揉,我坚持了一段时间,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但凉嗖嗖的感觉倒是蛮舒服的。母亲不仅“内科”办法多,“外科”也有两下子。小弟年幼时头上常长“疖子”,有的鸡蛋那么大,胀鼓鼓的,瞧着叫人心惊,都是母亲亲自“手术”处理的。

 

   那个时候,乡下亲戚来往很多。有来诊病的,有来求助的,也有来“看看”的。不管什么人,只要是从老家来的亲戚,母亲都会十分热情周到地接待和安排吃住。尽管家里并不宽裕,母亲从没怠慢过乡下来的客人,如果是姑妈舅父来了,母亲总要亲自陪他们上街看看热闹,给他们扯点布料做套新衣什么的。有一次,德姑妈来长沙治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回乡下那天,拉着母亲的手,嘴唇颤动着眼泪直流说不出话来。母亲待人热忱贤惠在老家有广泛的影响和赞誉,八十年代我回乡下祭祖扫墓,遇到的亲戚谈到母亲没有不连声说:好人啊!好人喔!。街坊邻居有什么难处找到母亲,她也总是热心相助从不推托。巷子里有夫妻打架、婆媳闹矛盾,或孩子顽劣、言行不轨的,母亲常常会主动出面,息事宁人,耐心劝导。那个年代大家收入都不高,都有些入不敷出,快到月底的时候,经常会有大嫂大婶来找母亲借钱,母亲总是有求必应,没有让她们空手而归过,其实当时父亲的工资加上大姐的“上交”也仅仅够母亲勉强维持一个月的开销,直到我二姐大哥参加工作后家里经济状况才稍微好一点。

 

   六十年代初闹饥荒的时候,家里人口这么多,我们兄弟又正在长身体时期,一日三餐一餐都不能少,现在想起来也真难为母亲了。那时娭毑已是古稀之年,没有一颗牙齿了,为了让老人吃得好一点,母亲买来比肉便宜一点的猪肺用瓦罐炖烂了给她吃,小瓦罐飘出的香气令人馋涎欲滴,母亲有时会让我和弟弟也尝一口,软绵绵、香喷喷的,好吃极了。父亲探亲或出差回家的时候,母亲才会称点肉买条鱼做点好吃的。可每次有好菜的时候,她总是在厨房忙着迟迟不上桌来吃饭,或者匆匆地扒几口就到厨房忙去了。母亲身体比较瘦弱,可能与她劳累过度,吃得又少有关。这使人很容易想起那句著名的话:吃的是草,挤的却是奶!我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人。

 

   母亲教育儿女从来不疾言厉色、耳提面命,她对儿女的要求和期待很少通过言语来表达,而是蕴藏在她慈爱、牵挂和忧心忡忡的眼神里。我小的时候瘦弱而不能干,有一天母亲要我也学着挑挑水,那时家里用水要到水井和自来水站去挑,这些活平时都是二哥做的,这天可能二哥有事外出了,我挑着半桶水东倒西歪地狼狈不堪,母亲跟在后面指点纠正姿势,但扁担还是滑脱了两次,木桶摔到了地上,回到家里两个木桶的水倒在一起只剩下半桶。这是我第一次用扁担挑水,母亲没有责备反而鼓励了几句,但我从她眼睛里看到的却是怜悯和忧虑,母亲的这种眼神使我深受刺激,我为自己懦弱无能让母亲担忧感到自责和羞愧。我十八岁的时候远赴千里之外的湘西山区插队落户,是父亲在左家塘送我上车的。汽车起动时,车内有女孩哇地一声哭喊起来,送行的人群里很多人也在呜呜地抹眼泪。父亲是个刚强而隐忍的人,我从车窗里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父亲挥着手和爽朗的笑,这使我一路上没有感到太多的不安和伤感。但后来二哥写信告诉我,那天我背着行李离开家里后,母亲伤心得哭了很久,几天都不讲一句话。母亲对我的牵挂和担忧,使我独自在外奋斗的日子里,心中总有暖融融而又沉甸甸的感觉。可以说,父亲的刚强隐忍和母亲的牵挂担忧是我人生路上自尊自强最原始的动力源泉所在。

 

   母亲操心劳累一生,亲手抚养带大了这么多孩子,却没有来得及享受过儿女孙辈的回报。她最值得欣慰的也许是父亲对她的体贴和爱护。在我的记忆中,父母之间的交谈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父亲探亲回家总要给母亲带点补品布料,交代姐姐为母亲做套新衣服,嘱咐我们兄弟多为母亲分担一点家务。六七十年代,母亲遭遇了“文革”和大姐出事的双重精神打击,原本瘦弱的她,更显苍老憔悴。1976年7月的时候,父亲将母亲和志峰接到凤滩工地小住,8月学校放假后我便直接到凤滩工地探望父母。祖孙三人住在一间简易的工棚里,里里外外收拾得整齐而干净,感觉十分舒服。傍晚的时候,父亲带我们到附近走走,经过一座铁吊桥时,桥面有些摇晃,父亲便搀着母亲在前面走,我牵着志峰在后面跟着。夕阳余晖从前面照射过来,高大的父亲搀扶着病弱的母亲构成了一幅人间最温馨的剪影,至今珍藏在我的心灵深处。

 

   1977年5月20日,母亲因病与世长辞,享年59岁。此后几年里,我们兄弟姐妹写下很多追忆怀念母亲的诗文,哀思绵绵,伤心欲绝。1982年的2月,我终于办好调离湘西的手续,从永顺王村坐船经酉水下凤滩到工程指挥部报到。此时父亲已调往东江工作,志峰也早到茶陵钨矿读书去了。在人事处办好报到手续后,我想去五年前母亲住过的工棚看看,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那个地方了。凤滩工程已基本竣工,原来的工棚早已拆除殆尽。我在凛冽的北风中徘徊游走,直到天色渐暗才回到招待所。这天晚上整个招待所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几天就是大年三十,能回家的都离开工地走了。这一夜朔风凛冽,天寒地冻,招待所的两层木楼摇摇欲坠,我辗转难眠,写下四行诗句:青山无语云低浮,呜咽江水日夜流。空谷犹闻慈母笑,徘徊容与不忍走。

 

   谨以此文纪念母亲辞世32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