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金秋故乡一瞥  

2009-10-10 14:2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没有回平江乡下扫墓了,国庆长假回长沙探望过老父亲后,便和弟弟一家驾车回了趟老家。平江地处湖南东北部,境内山地起伏,是岳阳地区的老资格贫困县,但近几年发展很快,工农业生产和农民的收入都有较大增长。吉普车在新修的公路上奔驰,十月的乡村,阳光明媚,稻浪荡漾,遍地黄金。途中见一小型联合收割机在作业,妻大呼小叫唤停车,打开相机跑下去噼里啪啦拍了一通。不经意间走错了两个岔道口,一百多公里跑了两个半小时,中午时分才赶到安定镇益康的家。(见相册“金秋一瞥”专辑)

 

   益康,我的堂兄,61岁,上房村农民。四十五年前,他从长沙市第十七中学初中毕业,“上山下乡”到江永的国营农场。因为出身地主,招工上学进城的机会老是轮不上,三十多岁了便迁回老家,娶了个农村姑娘,养猪种田过日子。他的家就在路边,是栋两层砖房,前有小鱼塘,后有桂花香樟树,只是太近公路,噪音大了点。中餐很是丰盛,都是农家自产原材料烹制。堂兄得意地介绍道:鱼是塘里抓的,螺蛳是沟里摸的,鸡是自家养的……我顺口接一句,蛋是自己生的,乐得大家喷饭。很久没有吃过正宗农家饭菜了,特别是那碗小炒萝卜菜,鲜嫩无比,吃得我们满嘴清香,竟有点可怜起城里人来——城里人吃的什么东西呀!肉没有肉味,蛋没有蛋香,青菜没有青菜的味道!

 

   吃过饭上厕所,以为还是那种蛆虫翻滚的茅坑,堂兄却把我引到楼上与城市住宅无异的一个水冲式洗手间——莫非乡下竟有了自来水?疑惑间,堂兄介绍才明白,原来他把院子里机井的水抽到屋顶的水箱,建立了独立的自家供水系统。我楼上楼下巡视一番,发现城里人家用的电器这里大多都有。不要说电灯电话、电视电风扇,就是洗衣机、电饭煲也有了。楼上大厅里摆了一圈皮革大沙发,墙上挂着一幅婚纱照,男著西装女披白纱,做派与城里青年一样,那是堂兄的儿子和媳妇。眼前所见,不由得想起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国人对共产主义的描述: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按照那个标准,堂兄家应是远远超过了的,而他家在当地只算得上中等水平。

 

   下午去长尾岭村给母亲扫墓,走的是刚完工的水泥村道。两旁的乡村风光美丽如画:葱茏的树荫下,金黄的稻田边,立着造型别致的农家小屋,白色的墙,彩色的瓦。大家十分兴奋,几部相机咔嚓咔嚓地拍过不停。从堂兄的话里知道:现在农民种田不用交公粮,而且每亩还有60块钱的补贴,农民种田积极性比以前高了;种田也没以前那么苦了,耕田、耙田、收割都有机械专业户代劳,插秧现在叫“抛秧”,站在田埂上像天女散花那样,一天可以“散”十几亩。种田是基本不要下田了,抛完秧后等着晒谷子就是。堂兄说:现在的农村,吃饭早已经不是个问题了哩。不由得想起“农业学大寨”的年代,一年365天,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累死累活也只能得个半饱。山上的树也长起来了,郁郁葱葱的,山鸡野猪也繁殖起来,生态环境已经明显好转。

 

   从山上回到堂兄家里,我高兴地道出了半天所见的观感:有点“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子了呢!大家也纷纷对富足而悠闲的农家生活表示羡慕不已,堂兄眯缝着双眼很是开心。但我临走时说的一句话,却让他的脸蒙上了些阴云。我轻声告诉他:“父亲要我转告你,不要再打牌了哩!”在乡下,“打牌”就是赌博的同义语。堂兄显得有些尴尬和无奈,“打是没打了,可不打牌,又干什么呢?”是啊,不打牌,做什么好呢?如今的农民有大把的时光需要打发,总不好要他们也像有的人那样:没事看港版图书,拉大提琴,再没事写博客玩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