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她大葬时,太阳黑了  

2009-09-12 16:2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有湘西的朋友打电话告之:八十二岁的吴老师走了,大葬的那天正好太阳“黑”了(日全食)……放下电话,我和妻相对默然,悲凉潮水般涌满心头,脑子里浮现出老人瘦小而坚韧的身影。

 

   吴老师名冬筠,三十多年前的老同事。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永顺县第五中学,她当时是学校养猪场的工友,但我发觉个子不高的她,完全不像乡下养猪人。虽然年近半百,却身板挺拔,发髻梳得纹丝不乱。只要不在猪场,她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衣着虽有些陈旧,还缀有补丁,但你从她身上看到的是干练、优雅和矜持。使人觉得这个“养猪工”一定有过不同寻常的经历。

 

   后来从其他老师那里知道,她原来是个小学老师。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她因为是“右派分子”、“现行反革命”家属,被清理出教师队伍,带着六个未成年的孩子“发配”到乡下“自食其力”。去年(1973年)才“落实政策”收回,但又认为她没有资格进课堂,可能还担心她“毒害”革命后代,便没有让她教书而安排到五中养猪。吴老师感觉这种“落实政策”还是一种污辱,起初并不打算接受,后来考虑三个最小的孩子都过读中学的年龄了,到学校去可以方便孩子上学,只好忍辱到五中提起了养猪的潲水桶。

 

   吴老师住在“红楼”(教工宿舍)前两间房,她带三个孩子住里间,外间烧火做饭,我们几个年轻老师从食堂打饭回来必须经过她家门口,这样我们就有了经常接触的机会。吴老师偶尔做了什么荤菜,总要叫叫路过的几个年轻人。她把我们也当孩子看待,我们实在不忍心从她锅里夹走不多的几块肉,但有时在她热情的招呼下,抵挡不住肉香的诱惑,也去夹了一筷子,现在想起来真是罪过。我当时月薪36元,吴老师比我高不了多少,但她有三个孩子要吃饭读书,乡下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

 

   吴老师对三个孩子的功课非常关注,我们又正好是三个孩子的老师,我们到她家去的时候,便常常要谈到孩子们的学习状况。三个孩子中,小武是男孩,聪明而顽皮,学习有些马虎,吴老师恨铁不成钢,恨恨地说不是为了他们三个,她宁愿在乡下种田,也不会来这里喂猪!说完泪流满面,伤心欲绝,令我十分震撼。小武慢慢地懂事些了,成绩排到了前面,吴老师脸上会绽开花一样的笑容。

 

   其实,吴老师是个热情开朗、乐于助人的人,年轻老师们有什么事,都喜欢和她聊聊;她走到哪里,人还没见,就先听到她爽朗的哈哈声。在五中被打成右派和种种原因挨过整的老师中,她的精神面貌是最好的,你在她脸上找不到一丝的卑怯和畏缩。文革结束后,她五十来岁了,学校领导照顾她,没让她再喂猪,安排她管理图书室,她十分敬业,把图书室整理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新书新杂志来了,她会尽快地登记上架,或者主动推荐给我们。那几年文学创作比较活跃,我们也因此看了不少好看的小说。

 

   吴老师生于1928年10月14日,1945年毕业于省立第八师范,解放前在县城关帝庙小学任教。解放后,因为家庭成分太“高”,从县城外调乡下学校,随着政治境遇越来越糟,她也越调越远,文革前,被调到十分偏远闭塞的大山里去任教。到了1968年,竟至连教师资格也取消了,只好回到老家乡下去与“右派分子”丈夫会合。一家人虽说生活艰苦,总算还活着在一起,但这样的乱世温情也没有能维持多久,1971年,她丈夫又突遭牢狱之灾备受摧残而悲愤辞世。吴老师带着六个孩子,孤苦无援,欲哭无泪,寻死的念头都有了。但她最终还是挺了下来,一个信念支撑着她:就是要活下去!把孩子们养大成人!才对得起屈死的丈夫!

 

   她丈夫叫彭克宁,是个大学生,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永顺县城师范学校才华横溢的青年教师。多才多艺的人往往有点知识分子的“臭脾气”,彭老师也不例外,清高而有主见。领导动员大家“给党洗脸”,彭老师当仁不让,发表了一些见解,以致引火上身打成“右派份子”,再遣送回农村劳动改造。无奈他忧国忧民的“毛病”依然不改,文革中吟诗作赋,发表对混乱时局的看法和不满,结果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公安扔进了监狱。但彭老师乃刚直不阿、宁为玉碎之士,拒不签字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继而又以绝食、撞墙抗争,直至罹患重病胃出血,后虽保外就医也没能挽回元气已尽的生命,不过,“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始终没能扣到他的头上,他以鲜血和生命捍卫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开始清理冤假错案,我应吴老师请求,两次为她代写要求为丈夫平反的申诉报告。几经反复,终于从上面飘来了一张“平反通知书”,几十年的冤屈才告昭雪。吴老师抱着丈夫的遗像失声痛哭,瘦弱的身躯剧烈颤抖。除了“平反”,上面还决定补偿吴老师300元,但吴老师至今没有去领这笔钱,尽管她当时十分的窘迫。吴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叫人肃然起敬的老人。

 

   八十年代中期,我们调回长沙后,曾把她接到长沙住过几天。她高兴地说,没想到世道变得这么快,她一家还能过上好日子。她的六个儿女都已成家立业,加上孙辈二十多个人,有当公务员的,有当工程师的,有当企业老板的,小武也威风八面地成为了银行运钞车的押运警察。孙辈中有的已是大学生,有个孙女大学毕业后还留在了北京。吴老师有感于晚年欣逢盛世,曾自撰对联一副:“子孝孙贤重孙俏,享尽人间天伦乐;桃红李白苹果香,尝够满园硕果甜”。前两年我曾委托朋友们了解她的健康状况,准备请她坐飞机到广州来看看,朋友们来电说老人家身体欠佳,已不宜远行了。去年10月我和妻子回湘西参加校庆,专程去探望过她老人家,当时感觉她精神尚好,不会有什么问题。怎料不到一年,老人就驾鹤西去。

 

   湘西治丧风俗,人死后第三天“大葬”,后人在这一天举行祭奠吊唁仪式,第二天就入土为安了。朋友们说,7月22日是吴老师“大葬”的日子,恰逢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让人有天地为之动容的感觉——天地怎么能不为之动容呢?这样一位坚强而乐观的可敬老人!这样一对铁骨铮铮的患难夫妻!这样两个人民共和国的泣血冤魂!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