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红叶

 
 
 

日志

 
 

我的大提琴教师(中)  

2009-08-20 11:2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是低我几届的大学校友,是广州开发区某国企的总经理,十年前就认识的,但不知道他是大提琴高手。几个月前一次聚会中,听他说起托人从泰国带来一把德国大提琴什么的,便立即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交谈中得知,他曾经是长沙市七十年代初红领巾歌舞团的大提琴首席,谭盾(世界著名音乐家)那时也在这个团拉小提琴。欧阳是个坦诚而健谈的人,谈起大提琴来有说不完的话题。我问他有那么好的基础,怎么没有像谭盾那样走音乐家之路呢?他感慨万千地说起了当年的一件荒唐事。

 

   三十多年前,因有大兄长下乡在先,欧阳高中毕业后没有被列为下乡对象,当然也没有工作安排,便利用暑假和歌舞团的同学组成一个小乐队,到长沙附近的乡镇公社去演出,曲目是《不忘阶级苦》、《红色娘子军》之类,报酬是有饭吃就行。那是他一段快乐的青春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开学了乐器就必须交还给歌舞团。在家闲坐了几天后,他决定到大哥下乡的地方去看看。没想到在小县城看宣传队排练的时候,他发现库房里有把大提琴,很久没有人动过的样子。像突然发现了心仪已久的宝物,狂喜不已的欧阳当天晚上就把琴抱到了怀里,并连夜逃离了小县城。

 

   不幸的是第二天他就被抓了回来,拘留了几天后就遣送回长沙,又很快被街道打发到乡下去“劳动锻炼”。在乡下养活自己成为第一要义,整天锄头箩筐扁担的,手指头变得粗壮而僵硬,从此就与大提琴疏远啰!欧阳不无调侃地结束了他的述说,我也只好应和说:“也好啊!少了一个大提琴家,多了一个总经理呢!”但说完这句话我就默然了——那个荒唐的年代,谁没有参与过几件荒唐事呢?要么“自动”进入,要么被动卷入,谁都逃脱不了时代巨手冥冥中的暗算和摆布。

 

   欧阳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的第二任大提琴教师,但他的风格与小颜截然不同——第一次看我拉琴就一瓢冷水泼过来:按弦不实!运弓不稳!琴弦没有充分震动!声音飘浮难听!——一组排比否定句,彻底摧毁了我的自以为是!第二次又是一瓢:一首曲子没拉好就不要拉下一首!什么叫拉好了?不看乐谱,流畅地从头拉到尾!第三次还是一瓢…… 三瓢凉水基本上使我从天上回到地下,进度明显慢了下来,同光碟里的示范曲目一对照,要拉好一首曲子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哩!

 

   欧阳有公务在身不可能天天登门赐教,我练琴“不会走就想跑”(欧阳的话)的本性,平时没人耳提面命极易发作,退休在家的妻子就顺理成章地充当起我的第三位家庭大提琴教师来。她虽然不会拉琴,但有充分的理由对我指手画脚,且言必有据,雄辩滔滔。我尽管嘴巴不服但心里基本认同,大多数情况下都采纳了她的意见和建议。比如在天河购书中心选购教材,我执意要用音乐学院编写的比较专业的那种,而她却坚持买日本的铃木教材,说女儿小时候学小提琴就是拉的铃木,铃木的训练体系科学,都是世界名曲旋律优美云云。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事实证明她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铃木教材比较适合我这种粗线条的人粗线条的学琴方式。

 

   再比如买谱架,我说买那种简易的就可以了,她却认为那么贵的琴都买了,几十块钱的东西应该买好点的。事实也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买回来的谱架大气而持重,立在那里稳稳当当。再比如我很少单纯地练基本功,理由是快花甲的人了,不可能像小孩子学琴那样,整天拉空弦音阶什么的,我就拉拉曲子自娱自乐而已。欧阳虽说当年拉空弦一拉就是八百弓,也不好硬性规定我每天必须怎么样,但只要妻子在家,我都会装模作样地拉几下空弦和音阶。当然,事实也证明这种基本功训练是非常非常必要的。

 

   妻子喜欢唱歌跳舞,节奏感比我好又有很好的音准判断力,因此,有时我正在自我陶醉的时候,会远远地从厨房传来一声断喝:节奏怎么搞的?重来!重来!——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有个音差一点点!除了对我练琴的严格要求和具体指导外,妻子还十分留意星海音乐厅的演出信息,只要有大提琴专场,很贵的票价她也会去买。从欧洲顶级交响乐团归来的大提琴家朱亦兵、世界大提琴比赛金奖获得者香港大提琴家李垂谊的专场演奏会,我们都有幸前排就坐,最近距离地聆听到了无比美妙的天籁之音。妻子甚至还对演奏过程偷偷地录音录像,让我回来再好好地欣赏琢磨。

 

   有一次,她还很好奇地发现一位白发老太太也在听大提琴,终场时突降大雨,便和那位也在候雨的老太太聊起来。老太太七十有五,银发高挽,举止优雅。她说女儿在大学教书,不准她单独外出,她是下午溜出来的,在教堂待了会,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上音乐厅来了。她还得意地告诉我们,年轻时酷爱音乐,曾经在单位元旦晚会上表演过弦乐四重奏,但她当时其实只拉过几天大提琴,是被同事硬拽到台上去的,因为他们就缺一把大提琴。老太太的开朗乐观洒脱深深地感染了我们,使那个大提琴之夜变得愈加的美妙和温馨。

 

   时间在悄悄流逝,因为三位老师的教导有方,我的琴艺也慢慢地有了些微的进步,便有些想念起启蒙老师小颜来,但几次电话打过去,那个号码早已停止使用。这使我颇有些苦恼:万一哪天突然练成了著名大提琴演奏家,我到哪里去寻找我的启蒙老师呢?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